丙戌年閏七月十八日 (10/09/2006)

濟世聖佛賜訓示:

  心願心願又心願,何如如何行一道,艱辛怕苦眾生相,何奈一道達穹蒼。道話道說,容易一朝,行來非易,只怕心魔。明鏡我心,一片清照,無慾無念,豈是眾生。塵世行行,五光十色,何如可拒,錦衣行藏, 炫耀眼前,誰可一息,隱晦韜光,理理著何,只因此心,未堅未守,一緣一牽,名譽掛帥,一道之真,其理在何?守一清心,不恣情慾,澹恬人生,品嚐一道。月滿西斜,人間冷暖,古今一道者,誰知悟覺。正道途行,一踏一差,前車之鑒,莫蹈覆轍,細思己為,從心而慮。學行煉修,道中一道,道者自然,不朽昭垂,本真以為,悉之己心。

 


淺釋

濟世聖佛賜聖訓;

    心願、心願、又是心願,每一個到壇的道子善信皆携着心願,都為塵俗世事之心願而來,既然都是為着了却心願,那為什麼不為了更好地修行一道而來?為真修的又有幾個呢?需知道,若能修道有成,自可了却許多俗塵之心願,說來說去,只是眾生既怕艱難又怕辛苦,有一事即求神賜一願,那可多好啊!多容易,但最後一點兒道也修不了,更何況要到達蒼天仙境的大道呢?

    說修道,談道理,  聖訓篇篇在導引,修者聞道不踐行,時間轉眼過去,走了一天又一天,因為怕艱難又怕辛苦而不願行,實際行道並不如想像般艱辛,只是未能克服心魔,坐言起行而己。若然道者有一顆如‘無塵明鏡’一樣的心,清澈朗然,無俗世塵慾,無染雜念,那修道者己可脫離俗世眾生群了。在這個循環不息的紅塵俗世,五光十色,百物引誘,怎麽能拒諸身心之外?要知道眾生所求的只是虛名利祿,名貴的車,錦繡華麗的服裝,也只為了能眩耀於別人眼前,嬴得片刻的讚嘆而己,為了這片刻的光彩,有誰能够毅然決定,淡然退出,收拾塵俗心,進而隱晦韜光,潛心修道呢?為何不可以轉變?什麽道理?就是因為修者沒@堅定的心志,不能緊守信念,受物貭緣數的牽引,世俗名譽掛師的誘惑而墮入魔幻之境。一道既然是真道,道理是在什麽地方呢?理的要點就是要堅守自己的清靜心,保持清澈明靜,p放縱自己於俗世的情慾意念,奉行澹泊自甘的自然人生,自能嚐到漸入一道境的甘味。

    東方滿月初昇與斜陽西掛,晚霞半天相影(田舍郎按;唐詩“楓橋夜泊”的“月落烏啼霜滿天”也是描繪出這種日月雙照的自然景像,時序初秋黃昏可见,但香港市區較難见),正是夕陽餘暉雖好,己近三期末劫,也顯現人間冷()()之情(如上面第二段所論述。),從古至今的修道者,誰可從中悟覺道理?修道的途徑必須依正途而行,切勿行差踏錯,重蹈前人之覆轍,應借助前車之鍳,作為自己的鏡子,仔細視察自己所思所為,用心考慮,修正錯誤。

    學、行、煉、修、是學道的基本,必須打好基礎,道堛漱@道主旨,是道者師法自然之道,如日月之恆輝永照,行者應以己之本心,以己之真意施為。

 

  (田舍郎淺釋  http://hk.geocities.com/taoism_study)

 

php hit coun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