丙戌年四月初三日 (30/04/2006)

濟世聖佛賜訓示:

  老衲嚐酒到玉清,又說一番長短話,爾長我短日日如,非非是是滿天飛,非雪非花是柳絮,原來歸真空也空。紅塵誰看透,只因己心滿塵慾,一知一覺夢幻中,真如假意兩不分,一善一惡似相同。本來原是空,緣影投,非是非,本心難真一,行尸走肉為。如醇酒,是佳釀,翻來覆去也穿腸。人生世事依緣數,此緣此數己業行,能知能覺悟一道,苦苦修行是我途。道學學道難,只因本淺理,淺易行之難,踏步何有進?一言一道話,一載一歷行,古今一道風,原原本本為,惜之今生眾,捨易而取難,弄得復與雜,腦根難清寂,不覺淺與深,總是行之難。學道刻刻持,不進則是退,無言對蒼天。夏至秋來又一冬,循環又循環,轉業又轉業,今生諸子學道者,我途我己心,真元自應守三清,說來易時行則難,道子諸道子,念一真,踐理為,三思悟覺達 蓬萊。

 


 
淺釋:

濟世聖佛駕臨玉清別館,假嚐酒之名而為眾弟子開壇說法,(田舍郎按:可想  聖佛之平易近人,愛屋及烏且諄諄教誨渚子。眾弟子誠心叩謝  聖佛。)  

聖佛誨眾子不倦,話雖然有長短,但意義甚深邃,眾弟子可各自參悟、共同研究、互補不足。且觀紅塵世界,說真言者少,能聽真話者更少,眾生日夜p停地東家長李家短、無中生有說不完,是是非非到處飛揚,可惜不是白雪更不是紅花,似是枯葉敗絮,最後才覺得什麼也不是,實實在在只是空話連篇。(田舍郎曰:眾皆好說狂虛假。誰人喜聽如實真。) 

眾人心中已滿載塵世間的各種欲念,對紅塵事物根源誰可以有餘情去參透呢?況且心神已達無知不覺的狀態,日夕均處於如夢似的幻覺之中,真心誠實與虛情假意分不清,善意惡意似相同。世間事物的本來就是虛空的,緣也只是意境,那能有影可投,捕風捉影而已,是非也不是真的是和非,眾子若然欠缺“真守一道”的心意,不但給是非幻影所迷,且不修道、棄真行,簡直徒具形骸,與行尸走肉無異。是非就像酒一般,動聽合意好像醇酒佳釀,可醉人心志迷惑思維,但不管怎樣悅耳動聽,順喉暢懷,變來變去,到頭來也是穿腸毒药,亂智之言也。 

人生在世與世上各種事物均有緣有數為依據,所說的緣、數就是個人自己做事所累積下來的業,亦即以前種下的業“因”,現今的緣數就是“果”。如果要能知緣數、能覺悟真一道理,能走出此迷矇困境,唯一途徑就是切切實實地苦修苦行。須知修行無捷徑,覺悟緣真心。 

要學習“道的學術(哲學)”是有一定的難度,原因是“道”的理是很顯淺,雖然淺易,但行來却甚難,既看不見,又摸不著,祇憑道心堅毅守持。稍有鬆懈則停留在原地踏步,何來會進步呢? 

一番說話,一篇道理,一年一經歷地實踐真行,從古至今也只是一個道理,一樣途徑,原本原模樣的要求而行。最可惜的是現在的眾生,往往捨易取難,把簡單事情弄得復雜化。正如前段所說:“心中已滿載塵世間的各種欲念”腦根難保持清寂,亦不感覺到道理之深與淺,總是覺得行道難。(田舍郎按:對現今之世人而言,所行任何事,若然是:無名譽、無聲價、無利益、無可見之遠景、無功勞、無熱列的掌聲、無多謝與讚嘆聲、要默默無聞地去幹則謂之“難”也。) 

學道貴乎每時每刻都要持續不斷地學與行,如逆水行舟,不進則退,屆時無言對蒼天(),只能怨嘆不自努力以赴,悔之晚矣。春天過去,夏天已臨,待到秋來冬又冷,不如收拾到明年,諸子必須倍用功。時光不斷逝,宇宙運循環,眾子之業,可不斷地轉移更新,種善業可得善果。諸子今生有緣學道,自己的道途如何,在於自已如何堅守道心,真元(元神)亦應守三清之境,說時容易,實行則難。(道心不堅,元神難守)

學道的道子,應持唯一的真心意念,為實踐道理而行,所行必須三思細察,豁然覺悟則可達彼岸蓬萊仙境。

 

田舍郎淺釋  http://hk.geocities.com/taoism_study)

 

php hit counter